yabovip2-推行减负1286天后一位老师崩溃的一天

雅博官网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pyramidspress.com/,重庆学生减负方案

我整理好课本和教案走进教室。学习委员来报告说,班里有10名同学没有交生字作业,还有20名同学没有写完。

“老师,我妈说,作业写了也白写,明天要是碰见检查书面作业的督导,还得藏起来。”

减负条例里明确规定了不许留书面作业。为了巩固孩子一天学习的知识,我只能顶风作案,第二天把作业藏在柜子里,偷偷摸摸地批改。

接下来,问到了那几个没写完作业的。翻开作业本,写了一半的汉字、做了一半的习题,后面都有家长洋洋洒洒地签名。

对了,我怎么给忘了,人家减负条例不是规定了吗——“小学生晚上9点没有完成作业的,家长签字即可免写剩下的内容”。

怪我这该死的好奇心,总想问问他们是为什么没写完,活该我一口老血喷在讲台上。

“老师您也知道,我本来写字就慢,一项生字作业写到8:50,上了一个厕所,时间就到了。”

“我回家的时候,玩了会《开心消消乐》,等我妈做好饭已经七点多了,吃完饭八点半,所以时间就不够了。”

“老师,其实我也想写作业,但是等我学完琴回家,都已经是八点多了,半个小时哪能写得完作业啊!”

家长大名签在作业本上,那是金牌令箭,也是学生的免死金牌。晚上9:00一到,那就是南瓜马车来接灰姑娘去舞会蹦迪的时间。

甭管是因为自己本来磨蹭,还是因为太多事情要被安排在做作业之前。只要钟声响起,管它还剩几个组词没有完成,几个句子没有填写。

9点这个时间是治愈亲子关系最好的良药,一瞬间,母慈子孝,微笑和解,签字完结。

谁都拦不住人家追求自由的灵魂,在这个语境之下,还揪着孩子作业不放的老师,就是又笨又丑的巫婆,随时要被正义的宝剑“一剑封喉”的大坏蛋。

回到办公室,还是有点不习惯没作业可判的课间,我随手翻看着手里的教科书。

明明不允许留任何书面作业,为什么教科书里还要有这么多生字要写?“会读、会认、会写、会用”是汉字学习的基本要求。别的还好,课堂上使尽浑身解数也能完成。

可是,这“会写”……不写不练不考查,我到底还能有什么办法知道,学生到底会不会写?

大概是我学艺不精,目标不明;是我误人子弟,还要时不时地接受监察部门对我偷留作业的批评。

闺蜜发来语音,说:“这回把你们老师爽坏了吧?每天就上上课,连作业都不用判了。”

趁没课,把下节课要用的PPT修改修改。作业也不让留,只能在课堂上下功夫了。

原来是隔壁办公室的蔡老师,昨天刚刚被家长告了。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作业和考试。

由于家庭作业监管太严,蔡老师也跟我们一样战战兢兢地布置作业。没办法啊!他们年级升高了,知识越来越多,班容量大,一堂课完不成那么多内容,只能布置成作业。

“那些知识,学生有几个听完就掌握的?这些东西看起来现在不考,那将来落下来了,上哪去补救呢?我这也是为他们将来考虑啊!”

我心里暗暗替她不值,你为学生们考虑,怕他们今后落下才布置了作业。可是,家长们理解你的苦心吗?

想当初,没有减负政策的时候,一样的作业量,班里也有早早完成的。写到7点和写到11点的学生,那都是同一个班,同一拨老师教的,问题真的就出在作业上了吗?

“这不,我之前还跟家长苦口婆心地说呢!现在上面查得严,什么作业都不让留,所以只能偷着留,学生偷着写。家长们还表示理解老师的苦心,知道这都是为孩子将来打基础,一定好好配合。”

“还不是咱们每次留作业,就好像低人一等似的,求着他们好好完成,还别声张,遇到检查就藏作业本。咱们自己都不敢光明正大,谁都能随便戳你的软肋!”

一想到每学完一部分知识,没办法检验学生的掌握情况,老师们就焦虑得很,首当其冲的就是负罪感。万一教了半天,孩子们升入初中什么都不会,那简直要羞愧死。

所以,蔡老师自掏腰包,给学生们印了一份基础知识测试题,打算摸摸底,看看今后哪些学生落后了,就帮着补一补。

谁知道,家长不干了,说“留作业就算了,还开始考试了?让不让我们孩子活了?”

蔡老师没有安排成绩排名,连分数都没敢写在试卷上,这就给家长造成不小的压力了。说孩子小小年纪就要经历考试的摧残,太可怜。

我笑了,随后又笑不出来了。你家孩子未来要经历的“摧残”会更多,尤其是每年夏天,那一次决定命运的灼热摧残。

当你在炎炎烈日下,站在万千陪考大军中间,汗水滑过额头时会不会后悔?假如多一点这样的应试技巧训练,孩子会不会比今天稍稍轻松一点?

安抚完蔡老师,我回到办公室,看着笔记本上删删减减后,准备今天布置的作业。想了想,还是撕掉扔进了垃圾桶。

我这谋生的饭碗还得留着,孩子下个月还要交课外辅导班的学费。即使他赢不在起跑线上,至少也别输得太惨。

记得我上学的时候,我妈常说: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”。所以,我每天一放学就写作业,直到初中,作业也没有写到超过九点。

可是现在,孩子们的“烂笔头”被没收了,即使记不住也不能让他们抄了。我只能试着增加一点时间,让他们在学校里好好背一背,这样才能放心。

不行,减负条例上明确说明了“严格按照课程表上课”,我要是占课了,哪个孩子说漏嘴,家长不得把我告了?

不行,减负条例上还有一条是“务必确保孩子在校锻炼时间”。我把他留下,心情肯定委屈,回家跟家长一反应,非得怪我剥夺他家孩子跟别人同等锻炼的权利。

思来想去,还是算了,放彼此一条生路,又没人考查我们班学生是不是都背会了古诗,我干嘛这么折磨自己呢?

我看见过减负之前的孩子,他们确实可怜。小小年纪就要开始走上一条布满荆棘的求学之路,稚嫩的步子让人心疼。

。虽然离那段荆棘小路的入口还早,可是,将会有多少孩子临到出发,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鞋。

无差别化减负如果“一刀切”,看似拯救了所有孩子,却在无形中伤害了那些原本就不具有竞争力的孩子。帮助孩子提早穿上鞋的途径有许许多多,但是掌握这些途径的家庭却寥寥无几。

假如,一切成真,对一些孩子或许皆大欢喜,但对另一些孩子来说,将会是一部上演多年的恐怖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